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柏林撕裂严重,德国持续分裂?最穷城市,如何引领欧洲?

2022-11-29 04:39:55 1769

摘要:观看「视频内容」点击下方链接!柏林撕裂严重,德国持续分裂?最穷城市,如何引领欧洲?大家曾经是否看过这尊塑像:一个12米高的苏联士兵,左手抱着一个小女孩,右手倒垂着一把剑,脚踏破碎的纳粹标志。这尊雕像,不在莫斯科,而是在柏林。相传,雕塑使用的...

观看「视频内容」点击下方链接!

柏林撕裂严重,德国持续分裂?最穷城市,如何引领欧洲?

大家曾经是否看过这尊塑像:一个12米高的苏联士兵,左手抱着一个小女孩,右手倒垂着一把剑,脚踏破碎的纳粹标志。

这尊雕像,不在莫斯科,而是在柏林。相传,雕塑使用的大理石,来自希特勒总理府的废墟。

按理说,这个雕塑乳德感比较强,东德时期苏联压着没法拆,而两德统一后,总不用继续放着了吧?但是,刚刚统一的时候,还真有西柏林的右翼分子来这里搞过破坏,结果引发了25万东柏林老百姓的示威游行,要求新政府保护好这尊雕像。

这件事是柏林左翼右翼斗争的一个经典案例。

德国统一三十年,柏林墙的砖头都被卖到了世界各地,但是柏林人、德国人心中的柏林墙依然屹立不倒。

柏林还是那个深度精神分类、不可救药的病人。

大家好,欢迎来到认知金字塔。今天我们继续聊一聊德国柏林的故事,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本视频,就是祖宗800年艰难创基业,被败家子一年之内挥霍一空,留下个烂摊子给接盘侠。喜欢的别忘了点赞加关注,谢谢大家!

1918年德国在一战中战败,11月9日,就在霍家祖宅、腓特烈大帝出生的柏林宫阳台上,德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卜克内西演讲到:“霍亨索伦家族在这座宫殿里居住了好几个世纪,然而今天,他们的统治结束了!现在我宣布,德意志自由社会共和国成立!”

此时的柏林,经过上一集的精分后,出现了一个想要恢复皇室的右翼,一个主张集权和种族主义的极右翼,一个想要革命到底的极左翼和一个不想革命到底的温和左翼。除了这四个主要人格,还有其他七零八碎的小人格,大家为了争夺身体主导权,打得不可开交。

二十年代,柏林开始经历一段非常放荡不羁的时代。这很好理解,没人管了,始终被压抑着的天性获得自由,当然要放飞自我。

柏林的放荡,在性观念上表现得尤为显著。根据剧作家卡尔·楚克迈尔的描写,有一回他参加一场派对,端送饮料的年轻姑娘们全身仅着一条“绣着一片银色树叶遮掩私处的透明内裤”,在场宾客不分男女都可以上下其手,而且“不要另外付钱”,因为入场费里就包含了这些小福利。而墙上的标语则宣称:“所谓爱情,不过是愚蠢地高估了两个性对象之间那微不足道的差异。”

这种全民式的性自由体验,显然是世界人民喜闻乐见的。很快,柏林就吸引了一大批才华横溢、富于创造力的外国人,尤其以美国人居多。乐不思美的老外们狂吹柏林彩虹屁:什么柏林才是知识分子和文化革新者的聚集地;什么柏林胜过巴黎,是真正意义上的欧洲文化首都,等等。

但是,从整个德国来看,尤其是南部的巴伐利亚这种地方,左派的实力还是不如保守的右翼,不然希特勒也不会上台。而在纳粹眼里,性解放的柏林=邪恶堕落,而一个堕落的城市,怎么配当第三帝国的首都呢?

所以,希特勒计划扫除柏林他看不顺眼的一切,建设一个新柏林。种族主义挂帅的纳粹,甚至打算放弃柏林这个名字,改成德味十足的日耳曼尼亚。

希特勒为新柏林找了个他认为靠谱的设计师——阿尔伯特-施佩尔。此前,施佩尔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搞定了新总理府,证明了自己的实力。

阿尔伯特-施佩尔

佩尔设计的日耳曼尼亚,工程量比奥斯曼的新巴黎还要多。他要拆掉五万栋公寓楼,腾出来的空地用来修建新建筑。南北向的林荫大道将被命名为“胜利大街”,北端这个圆顶的大会堂可以容纳18万人,是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16倍;“胜利大街”的最南端是新火车站,火车站外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,广场上要竖起一座高117米的拱门。中间的圆拱可以把巴黎的凯旋门给收纳进去。大道两侧则是全新的公共建筑、商业建筑;城市的郊区,还要设计建造现代住宅、行政大楼和新的商业建筑——这是为了容纳从城市中心贫民窟迁移出的20万柏林人。

大家仔细看这个模型,就能发现,这个全新的日耳曼尼亚,一眼望去都是一排排整齐平行的直线,曲线除了大圆顶几乎看不到。显然,这么设计是为了强化纳粹的秩序意识,虽然足够庄严肃穆,但是整座城市方方正正,古板压抑,缺乏建筑美,比起老祖宗的无忧宫确实差远了;就算是要比气势恢宏,也不如同时期苏联的斯大林七姐妹;还有那些健美的兄贵雕像,没有艺术作品的高级感,反倒有种土味尴尬。

而且,为了给领导画大饼,施佩尔还搞了个等比例的城市模型送给希特勒,告诉他以后柏林会是这个样子。据说希特勒非常开心,他用浓重的奥地利口音对施佩尔说:“我很喜欢”,要知道,希特勒从不在任何正式场合流露他老家的口音。

这么大的工程量,施佩尔计划,赶赶工期10年就够啦。结果,大家都知道。有些项目是完成了,比如拓宽了一下道路,拆一些民房什么的。还有今天勃兰登堡门西侧马路上看起来很“原始”的路灯,也是那时候挂上去的。其余开工的、没开工的,和柏林的一切,都在盟军的飞机和苏军的大炮下化为废墟。

1945年5月3日,战争结束了,但柏林也彻底毁了。

苏军的红旗不仅插在国会大厦顶上,也插在了勃兰登堡门的自由女神马车上,连柏林的钟表都被调成莫斯科时间。霍亨索伦800年基业毁于一旦,普鲁士龙兴之地也被波兰拿走,不过话说回来,普鲁士自古以来都是波兰的,如今算物归原主了。

柏林人说,这一刻,时钟归零,重头开始。

众所周知,战后德国分裂,柏林也分裂了。柏林墙是大家如雷贯耳的,一听到柏林墙,可能会以为柏林就在东西德的边境线上,其实并不是,看这张地图就知道。蓝色是西德,红色是东德。至于柏林,就在东德正中间的这一小块。

所以东德能忍这么多年,只是建了堵墙,而不是把西柏林闪电战了,也算它脾气好。

但是柏林墙一建,柏林也达到了精分的最高境界,两种人格各控制半边身子。这就好比左边精致白领,右边赛博朋克,实在是没法看。而且虽然柏林墙只存在了不到30年,但它造成的精神分裂却影响延续到现在。

如果你去过柏林,就会发现,除了菩提树下大街一带还能看出点欧洲的古典和庄严,偶尔还有些没被修复的战争废墟,剩下的就是一排排的板式居民楼、废弃的工厂,还有现代化的写字楼、购物中心的玻璃幕墙……

柏林墙倒塌后,统一的新柏林政府不是不想结束这种精分。于是他开始了一场艰难的城市重建工作。这是比较好听的说法,说得再直白点,就是竭力抹去东柏林的印记、文化和城市记忆。因为,制度是没有记忆的,承载历史的是城市的建筑。

所以很快,东柏林人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恶意。

这里讲四个小故事。

卡尔马克思大道

第一个地方:“东德第一街”——卡尔马克思大道。马路两侧是50多年前建设的7至9层公寓,造型上方方正正非常单调,看上去更像莫斯科而不是现代化的西柏林,但作为首都的市中心黄金地段的廉租房,东德当年这么干的目的就是给普通工人住的。所以即便是德国统一后,这里的房租也比柏林乃至西德都要便宜的多。你能想象北京长安街公寓楼租金全国排倒数吗?

统一后的新柏林政府曾试图拆除这些公寓建筑,但东德的建筑质量真正彰显了德国品质,太坚固了以至于拆除费用飙升,新政府拿不出钱来,这才被搁置下来。后来新柏林还想变更卡尔·马克思大街的名字,也因遭到当地居民抵制而作罢。最近的新闻是,房地产开发商想来买地造新楼盘,原住民坚决抗争。住户们还在公寓墙上挂出抗议标语:“这里是卡尔·马克思大街,不是德国商业银行大街”。

马克思-恩格斯广场

第二个地方:马克思-恩格斯广场。广场上有一对坐着的马克思和站着的恩格斯铜像,比真人还大,雕像后方是一面展示德国社会主义运动历史的浮雕墙。这个广场1986年才建完,3年后德国就统一了。西柏林人觉得这里太不资本主义了,他们主张移走雕像,公园更名。但东柏林人当然不答应,最后左派观点占了上风,广场和雕塑都保住了。现在这里是一处旅游名胜,游客们很喜欢爬到马克思身上,坐在他的膝盖上拍照。

苏联红军纪念碑

第三个地方,就是咱们视频开头的柏林蒂尔加滕的苏联红军纪念碑。据说,这尊雕像是根据真人真事创作的,苏军卫生员尼古拉-马萨罗夫在柏林战役中,冒着生命危险,在德军重机枪的炮火下救了一个三岁的德国女孩。

纪念碑的两侧有军事场景的浮雕和慈父名言,一面是俄文,另一边是德文,内容是:“现在大家都认识到,是苏联人民无私地战斗,把欧洲文明从法西斯暴徒手中拯救了出来。这是苏联人民对人类历史的伟大成就”。浮雕的下面,埋着至少五千多名红军战士的遗体。

经过东柏林人的斗争,这处纪念馆现在还在,每年的5月9日,德国的“反法西斯联盟”都会在此举行守夜活动。

不过,这里保存下来,和俄罗斯的力挺也有关系,毕竟,地下埋着牺牲的苏军将士。根据俄德两国政府的协议,统一的德国必须承担所有战争纪念馆的维护责任,任何修改动作,必须得到俄罗斯的同意。

前面三个都是没拆成的,但第四个大工程,新柏林如愿以偿成功拆掉了,那就是共和国宫。

共和国宫

看过上期视频的朋友们,应该还记得,霍亨索伦家定居柏林的时候,建了个祖宅柏林宫,腓特烈大帝在这里出生,历代德皇在这里猫冬。

这个柏林宫,二战的时候也一样被炸了个稀巴烂。1950年,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乌布利希认为,这座巴洛克风格的柏林宫不是个好东西。它曾经供奉着国王与皇帝,总能让人们想起反动的容克贵族、残酷的书报检查、四处侵略的普鲁士与德意志军队,是德国封建主义和军国主义的象征。于是,总书记一声令下,柏林宫的遗址也被彻底铲平。

不过,柏林宫毕竟是和柏林同岁的老家伙,见证了柏林、普鲁士和德国的荣辱兴衰,就这么彻底没了,的确有点可惜。

于是,拆除后20年,东德决定重建柏林宫,但是他们玩出了新花样。1973年,在新任总书记昂纳克的首肯下,东德政府开始在柏林宫原址上兴建一座新的大型建筑,作为东德人民议会的召开地点,它的名字相当具有东德的革命特色,叫做共和国宫。

而为了消除德国人的“罪恶记忆”,共和国宫被改变的不只是名字,从里到外,都与原来的贵族范儿巴洛克风大相径庭。共和国宫的外形相当现代化,比如特大面积的黄褐色反射玻璃幕墙。共和国宫花了三年就造完了,符合我们心目中德国工程的名声。

但就是这么个有象征意义的大家伙,统一后的新柏林政府却看它不顺眼。

柏林墙刚刚倒塌,共和国宫就曝出了内部装潢发现有大量石棉污染的丑闻,柏林议会借此决定将其封闭起来,直至所有石棉被清除后再开放。而这一清理就是14年。这效率,简直是德国工程之耻。

现在,污染已经没了,共和国宫理论上可以重新使用了。但新政府终于图穷匕首见,他们正式将拆除共和国宫,重建柏林宫提上了日程。

官方给出的说法是:共和国宫标志着东德政权压抑的政治氛围、无处不在的秘密警察和受政府鼓励的告密活动,是德国人的创伤记忆。

这个理由,东柏林人表示无法接受。他们说,随着两德的合并,东德为了历史记忆,东德人的生活习惯、政治活动、甚至生活的地方都发生了巨变,对于年轻一代东德人来说,已经“没有地方可以让他们再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时代了”,只剩下当年周末可以去玩耍的共和国宫。建筑的意义在于它所承载的历史,共和国宫承载了这么多东德时期的记忆,因此应当保留下来。

而西柏林人则说,你们记得共和国宫,可我们不记得啊,我们只记得那个贵族范儿的柏林宫,象征着帝国曾经的辉煌,是德国文化传承的标志。

所以这一次,东柏林人的抗议没用了。2003年,柏林议会决定,拆掉好不容易刚刚改建完的共和国宫,将原址作为公园,并表示当资金足够后,马上重建柏林宫。

但是,德国速度再次发威了。拆房子肯定很快,但是他们一拆就是5年。直到2008年才全部拆完。2013年,柏林城重建工程开始。由于这次重建是按德式严谨,力图恢复霍家祖宅原貌的,所以速度慢的和蜗牛爬一样,到现在还没造好。

柏林政府大概真的对共和国宫深恶痛觉,连建材都不想留在德国本土上。大约三万五千吨共和国宫的钢材被卖给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,用来造哈里法塔。

哈利法塔

在柏林,拆一个房子都这么艰难,那么造一个新机场的难度就更可想而知了。

去年,享誉世界的烂尾工程——柏林勃兰登堡机场,终于投入运营。这个机场本来是两德统一的面子工程,没想到规划了30年,施工了15年,预算的从最早预计的28.3亿欧元一步步攀升到65亿欧元,最后至少花了80亿欧元。

所以,中国网友吐槽,德国工程师大概把时间和经费都花在埋油纸包上了。

而机场迟迟不开放,是因为直到2019年,仍有上万处安全缺陷。小到消防系统不过关;大到作为一个机场,竟然被发现机场跑道设计过于落后,飞机同时起飞时有碰撞的风险。
在模拟运营的过程中,又发现机场登机口、安检处、值机柜台完全不够用;旅客设施无法正常运转,或者无法达标运转;机场行李系统、电梯系统无法正常工作等等等等。

甚至于,新机场因为被闲置太久,以致于被奔驰和大众联手租下来,干起了停车场。

等到好不容易终于能用了,刚一开放就遇上新冠疫情。最近传来的消息,机场已经背负了45亿欧元的债务,他们至少需要19亿欧元的经济援助才能维持继续运营。

而在等待新机场的时候,柏林不得不依赖两个过时且拥挤的冷战时代机场:西柏林的泰格尔机场,和曾经的东柏林机场舍内费尔德。

要想富先修路,基建如此拉跨,连个像样的机场都没有,也难怪柏林又穷又脏又颓废了。

当代柏林,是世界上少有的人均收入低于全国平均线的首都。对此,有位柏林市长说,柏林是德国唯一的一座世界城市,穷,但是性感。

为什么会性感呢?

逻辑是这样的。柏林既然穷,那么物价和房租相对也就低了,东西便宜,自然能吸引收入不高的学生和年轻艺术家,他们的涌入让柏林成为欧洲先锋文化的试验场。

柏林现在是欧洲电子乐和派对之都,原先东柏林大量废弃的建筑被利用起来,地下室被改造成酒吧,工厂成了俱乐部,如今柏林最大、最有名的俱乐部Berghain就在原先东德的一座发电厂内。年轻人以嘈杂的音乐、性和不分昼夜的派对来对抗现实世界的荒诞和虚无感。

而随着新移民越来越多,很多跑堂的只会讲英文,搞得柏林人下馆子点个菜,说德语都没人搭理。

那么,为什么德国政府不给首都一点政策优待呢?

我们上期视频曾说过,柏林虽然是德国首都,但它是最不像德国的德国城市。如果你不把柏林看成首都,而是看成前东德的一部分,就不会觉得奇怪了。

统一三十后,德国还是两个国家。我们看一组图就有很直观的感受了。

这是2012年居民的可支配收入,东德真的穷啊,就算柏林是首都,也就好那么一点点。

这是农场的平均面积公顷。东德农业明显发达。

这是公民持枪数量。东德男儿虽然武德比较高,但他们不爱枪。

这是60岁以上病人流感疫苗接种率。东德人保留了社会主义体制下,人民积极接种疫苗的习惯。

这是两岁以下婴幼儿全日制保姆百分率。这代表着什么呢?当母亲有地方可托管孩子的时候,她自己就可以出去工作了。这意味着东德妇女参加工作的比例远远高过西德。

所以,无形的国境线是那么明显,就像精分的柏林,德国统一三十后,依然是两个国家。

有个东德作家是这么说,他们本来以为,两德的再次统一是两家公司的合并,一开始像是一次友好的收购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渐渐意识到东德更像是被恶意收购的。

好啦,今天就聊到这里。喜欢的朋友还恳请您点赞并关注,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,我们下期不见不散,祝福大家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